《商业调查》想象与现实

侦探网小编 商务调查

公司A上市在即,老板的老婆忽然闹离婚。由于公司是两人的共同财产,分割财产之后导致财产冻结,使得公司A上市的计划被迫延期。“这件事圈里人都知道,”陈江(化名)说,“这是竞争对手公司B雇佣商业调查公司,弄到了A老板养小三的证据,导致后院起火。不过中招的人往往不清楚原委。”

 

  商业调查,这个在国外发展相当成熟的行业,在中国似乎还是雾里看花的局面。

 

  孤独而危险的职业

 

  回忆起年前在境外追踪案子的经历,陈江还有些心有余悸。当时温州民间借贷的资金链断裂,一个老板欠下了巨额债务,潜逃海外。此事牵涉到了公司、银行和高利贷三方的利益,委托人找到陈江所在的公司,要求找到涉案老板,尽可能挽回损失。

 

  接手这个案子以后,陈江通过入境、手机、机票等信息的情报,查到此人从上海到广州、从广州再到桂林,然后从陆路出境。他立刻追踪出境,通过当地的人脉关系以及此人在各地电话、上网等留下的踪迹,找到了涉案人,最后成功劝其回国。“案子是成功办完了。不过我的腰部被人划了一刀,伤口到现在还没完全愈合呢” ,陈江苦笑着说。

 

  由于调查过程的独特性和隐秘性,很多时候调查人员都是孤军奋战,潜在的危险不可避免。调查人员需要灵活应变. 尽量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。要承受得住压力,还要耐得住寂寞。在陈江看来,这是做这一行必备的素质。 “做久了很容易患焦虑症、抑郁症,很常见” ,陈江说。不过他有自己应对压力的方法, “我现在有什么朋友聚会,都会参加。需要去人堆里混混,需要跟人交流,不然太孤独了,人会崩溃。”

 

  “冲着这工作的传奇性和高收入慕名而来的人不少,但留下来的不多。一般来说入行之后能挺半年的人,就能做下去。有的人两个月就做不下去了,直接被淘汰。”陈江说,这是一个高风险、高回报,也是高淘汰率的职业。

 

  从许多方面来说, 陈江都是这一行业的优秀人选。调查记者出身的他。拥有八年以上的从业经历,搜索信息自然是驾轻就熟。他的英语不错,去国外做调查的时候能够独立进行,不需要另外配翻译。这不仅节约了成本,还减少了环节,加强了保密性。他的耐心和观察力很好,能在纷杂的信息中筛选出有用的线索。他也很善于和陌生人交流,很容易获得他人的信任,展开后续调查。

 

  每次结案都需要写报告,有的报告只要一句话: “关键人物已死” ,表示所有的线索没了。

 

  记者出身,和同行碰头时交换信息是很常见的,对陈江来说这个转变还很不习惯。

 

  不同于想象的现实

 

  “影视剧里的侦探片或者谍战片太炫目了,现实中不是那样的。” 谈起热映的《碟中谍》系列,陈江无奈地解释道。“这行不是间谍, 虽然干的事情有些类似,但电影就是电影。阿汤哥永远都坐头等舱,我们就只坐经济舱,或者火车,甚至长途汽车。这是为了节省成本,也是为了不引人注目。”

 

  “美人计”也并不常见。公司里虽然有女性员工,但很少出外勤。除非涉及女性或者男性不便进入的场所如女子会所等。而如果涉及男性对象的调查, 也很少会安排女性接近,因为要考虑到员工的人身安全等。“有一次调查一个老总,性别男,就派了一个男员工去调查,谁知该老总的爱好也是男。后来我们圈子里的人就说, 上帝保佑他的贞洁吧……” 陈江说起了行业里的一个段子,忍俊不禁。

 

  这个工作并不是独行侠,个人英雄主义只是传说。从专业分工角度说,区分内勤和外勤是很有必要的。负责追踪定位、技术破解等的支持人员,也就是内勤,有一些是警察与军队的前从业人员。由于他们之前是以公权力的身份。可以明目张胆地调查.因此风格和手法通常比较张扬,不大适合做第一线的调查。“这行的风格是尽量低调,能离得远观察就不要离得近,能侧面收集资料就不要正面接触。可以没有实际的调查结果,但不能打草l京蛇。否则委托可能就完全失败了。”

 

  陈江说他喜欢这个行业的工作方式,只要埋头做事,勾心斗角很少,也不用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。说到底这行是用能力和成绩来说话。另外,这个行业来钱快,一个大的案子,委托金额高,报酬也高,能有二十来万。基本上,低于一万的案子很少有人愿意接。

 

  “我想做完这单就不做了,但在这个行业不兴说‘最后一单’,不吉利,” 陈江谈到自己的职业规划, “而且说实话也很难退出去,很多人离开又回来,一方面已经适应了这个工作的氛围和节奏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收入比较高。”陈江的父母不知道他在做这个职业。他的女朋友知道一点儿,但是他也不会跟她说那些危险的事情。“不让家人为自己担心” ,陈江说这是自己遵循的另一个原则。

 

  陈江承认, 这个职业有一种类似上瘾的快感,在调查的时候时刻都在紧张的状态,前面永远是未知的情况,处理完一个委托之后的成就感也极高。不过。仔细回顾了自己从业一年多来的经历后, 陈江说。 “惊险刺激的时刻永远是少数,平时的工作也很枯燥,大多数时间就是在搜集整理和分析情报,还有就是等待。其实这就是一份工作,跟任何工作并没有本质的区别。”


相关文章